以白開水潑墨

關於部落格
李碧華的文字世界
  • 1571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食火佬

對於童年,我的印象十分鮮明,有些人有三五本相部,貼滿了自己妁生活剪影,由嬰兒至成人,我並沒有諸如此類的紀錄。我的童年過得很快。太快了。由稍通人性立刻就跳到自以為成熟,中間欠缺了一個撒嬌與依賴的階段,也許不是階段,而是對象吧;也許又不是對象,而是自己太倔強了,並不十分願意,覺得肉酸之至:童年的時候,有時跟隨父親到舖裡去,那是間中藥店子,小小的抽屜小小的秤,空氣中有些藥味,古老的蒼涼的,全無燈光火著的感覺。每到黃昏,店子門前常走過一個表演吞火雜技的賣藝人,燃點著火球,然後張口一吸,火焰就跑進他口中,我躲在大人的身後偷望那個「食火佬」,他吞一兩個火球,收下一兩角錢,就離去了。當時的一兩角錢並不如現今的一兩角錢那麼賤,五分就可以買到一個很大的光酥餅。我的零食是光酥餅薏米餅雲片糕。童年雖然短,但我記得很清楚,我午睡時喜歡捏著自己冰冷的耳珠;一把年紀還未戒奶咀,而且懶走路,母親說,我是一個先會說話後學走路的嬰兒。還有在幼稚園開學時,我三歲,不願意上課,校長來抱我,我就死命踢她。有個老師常打我手板。她姓羅。我覺得教過我的父母師長都很偉大,因為自己惡教,不聽話。十三歲起憤世嫉俗,也許到死。有時我覺得那個「食火佬」給我太多的啟示--除了他自己,沒有人知道他吞下什麼,依然熾熱,抑早已冷卻,一人做事一人當。我的童年並非棉花糖,甚至一生都不是。我希望一生是火,然後讓我吞下。

李碧華
繼續閱讀

隨手翻聖經

聖經指示的樂觀,只是清清淺淺的,不很刺激,但有小波瀾,波瀾不驚。

一個人做好份內之善,也是淺斟低酌的快樂。它叫我們甚麼也不要憂慮,不要憂吃甚麼、喝甚麼、穿甚麼。同時也不要為明天憂慮,因為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。它的意思,是今天的煩惱,一份份全餐,買的人照單全收,亦有排消化也。明天有明天的份量,顧客要自量胃口,不必八卦埋第二日。

我最喜歡使徒保羅講:

“生氣卻不要犯罪,不可含怒到日落。”

基督徒也是人,自有人之各種本性,怎能不嗔不怨不憤?只要作“有限度”之生氣,不過份,在那個範圍之內,七情六慾自由發揮,注意為時不長,日落之前收手,你回復平靜,就可以了。這是最平易近人的道理,並不苛求。

我不信上帝,但我很服道理。耶穌說要愛仇敵,恨我們的反要待他好云云。天下間豈有如此便宜之事?我是不愛仇敵的,甚至什麼都不愛,只愛自己,患了自戀狂。不過耶穌又說了:“人在最少事上忠心,在大事上也忠心。”這就是金句。沒有那句話比“舌頭是百體裡最小的,卻能說大話” 更妙。

我看聖經,隨手翻到那一頁,就看那幾行,間中指指點點,竟找到佳句無數。看聖經也算快樂。上帝的目的正是讓人看了快樂,不是叫你感動流涕吧。聖經從未感動過我,或者本人不堪造就,他放棄了。

不過我不曾好好的一頁一頁的看聖經。我目之為一本好書,因緣際會,尋找到我想領悟的道理,而不是頑石點頭那麼嚴重。

聖經乃益智讀物之一,值得宣傳推廣。

李碧華
繼續閱讀

我們很根深蒂固地嗜“三”成癖。因緣靠三笑。找老師在三人行。

最豐富的歷史故事發生在三國。三月三日天氣新,長安水邊多麗 人。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雲和月。

早一陣電影和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每喜歡患絕症,快要死了,還有 三個月壽命。女孩子有了身孕,不會說是兩個月,或是四個月。

人們總是習慣了這樣講。看來,所謂三個月,十分之不祥。 然而最好寫的故事,往往是三個人的故事:--一女兩男;一男兩 女。

有時想一想,天下間曖昧、牽連、若斷若續的情節,不都是出自 “三”的化身麼?幾乎是一個公式,只看計算的人,如何代入, 如何變換而已。翻開書,扭開電視,都是三的影子。

這個三字真特別,三行橫線,彷如到老也不相見不相碰,那樣放 恣地橫亙著,伸到無盡。很多故事就發生了。喜劇或是悲劇。

三三不盡。

三個人一起打麻雀是掃興的。同一個地方開了三檯麻雀卻要罰款 五萬元。所有的三角戀愛都翻騰舞盪。女人永遠不願面對三十這條界線,永遠廿幾歲。冷雨敲窗總選在三更時分。

“三月”字令人覺得悽惶。只有李白故意漫不經心:舉杯邀明月 ,對影成三人。

李碧華
繼續閱讀

冰睡醒了,就是水

有 兩 個 小 朋 友 在 聊 天 , 一 個 問 : " 你 知 道 冰 是 什 麼 嗎 ? ” 另 一 個 答 : " 冰 就 是 水 睡 著 了 ! ”

小 孩 的 幻 想 是 很 美 麗 的 。 睡 著 了 , 到 底 是 與 每 份 童 稚 很 痛 癢 相 關 的 字 眼 。 他們 的 世 界 正 是 如 此 , 睡 著 , 彷 彷 彿 彿 , 模 模 糊 糊 , 快 快 樂 樂 , 然 後 忽 然 就 長 大 了 ,像 睡 夢 中 扎 醒 , 萬 分 無 助 。

所 謂 長 大 , 根 本 是 一 回 叫 人 貧 血 的 溯 憶 , 沒 有 什 麼 人 可 以 侃 侃 而 談 他 如 何 長 大 , 因 為 那 是 雜 沓 紛 亂 的 組 合 。

我 看 見 一 個 印 度 小 男 孩 伏 在 父 親 肩 頭 上 睡 著 了 , 奇 怪 太 醜 陃 的 父 親 有 著 美 麗不 可 方 物 的 孩 子 。 他 是 美 麗 的 , 全 世 界 最 美 麗 的 眼 睫 毛 影 子 。 一 顆 鮮 士 多 啤 梨 , 或糖 砂 炒 栗 子 , 圓 鼓 鼓 的 馴 服 著 。 有 蜜 棕 色 皮 膚 , 一 管 細 細 鼻 子 的 小 主 人 突 然 驚 醒 ,急 急 望 向 四 周 , 恐 懼 湧 散 在 面 上 , 不 知 道 他 是 何 人 , 在 何 方 , 何 去 何 從 。 那 份 絕 頂美 麗 , 是 一 剎 那 的 , 幾 乎 令 人 窒 息 致 死 。

人 浮 浮 , 水 流 流 , 睡 醒 時 有 很 多 渴 望 , 會 紛 紛 蝶 散 , 只 有 講 一 句 :

----冰 睡 醒 了 , 就 是 水 !

李碧華
繼續閱讀

人際

促 成 為 " 好 朋 友 ” 者 的 因 素 永 遠 都 是 : ------每 人 各 有 自 己 的 目 標 ; 沒 有 利 害 關 係 的 衝 突 ; 而 最 重 要 的 是 : 不 會 同 時 愛 上 一 個 人 。

經 常 占 卜 的 人 其 實 不 一 定 迷 信 。 不 過 他 總 是 對 上 一 次 占 卜 的 結 果 不 滿 , 認 為 未 必 是 這 樣 壞 的 呀 ! 唔 信 邪 , 於 是 一 直 玩 下 去 。

連 碰 到 敵 人 , 都 是 " 緣 ” !

當 你 提 及 那 人 、 那 物 、 那 事 、 那 地 方 , 不 帶 三 分 嬌 傲 時 , 你 事 實 上 並 不 如 何 " 愛 ” 之 。

善 於 利 用 別 人 的 人 不 是 卑 鄙 , 是 聰 明 。 利 用 人 也 要 講 眼 光 、 品 味 。 看 那 人 愛 利 用 些 什 麼 人 , 可 知 他 屬 於 第 幾 流 。

婚 姻 應 該 有 証 書 作 為 保 障 。

有 人 認 為 最 好 的 還 是 簽 合 同 ----像 明 星 的 拍 片 合 約 。 三 年 五 年 七 年 , 合 約時 間, 有 戲 便 拍 , 不 准 跳 槽 , 擺 出 妾 身 分 明 之 姿 。 期 滿 之 後 , 若 雙 方 合 作 愉 快 , 不生 二心 , 可 高 高 興 興 再 續 約 ; 否 則 再 謀 發 展 , 另 起 爐 灶 , 不 會 互 相 牽 連 , 牽 累 , 甚至 牽制 。 不 過 簽 約 之 時 , 要 鄭 重 聲 明 : " 拍 戲 數 量 未 符 規 定 , 也 不 需 補 戲 。 ”

所 謂 " 因 緣 ” , 往 往 是 這 樣 的 ----啼 笑 , 或 者 笑 啼 。

人 在 知 道 自 己 跑 第 二 或 尾 二 時 最 發 力 。

李碧華
繼續閱讀

新鬼

從 前 , 在 快 樂 跳 躍 之 年 ,有 人 帶 我 去 看 日 本 電 影 週 中 的 藝 術 片 。有 一 部 聊 齋 式 電 影 ,講 講 鬼 , 那 些 鬼 , 生 前 在 做 什 麼 , 死 後 也 持 續 著 他 的 動 作 , 天 長 地 久 , 不 再 更 易 。掃 地 的 、 種 田 的 、 跑 步 的 、 吃 飯 的 、 看 書 的 ......。


今 天 知 道 有 一 個 認 識 的 人 死 了 。 他 原 是 個 毫 無 建 樹 的 小 人 物 , 他 死 了 , 自 然 輕於 鴻 毛 , 一 年 之 後 , 也 許 連 他 周 圍 的 人 亦 印 象 淡 然 。 不 過 , 他 死 在 清 明 節 , 彷 彿 鬼門 關 是 為 他 開 的 , 或 者 , 為 他 關 的 。 不 知 道 未 來 的 日 子 , 一 條 坦 途 , 一 道 碎 石 子 路, 一 壁 懸 崖 , 一 切 都 可 以 發 生 的 , 現 在 不 會 再 發 生 了 。 他 是 騎 腳 踏 車 衝 下 天 橋 , 被一 輛 運 泥 車 輾 死 的 , 在 一 窪 血 肉 中 掙 扎 過 。 不 會 失 敗 。


我 不 願 意 記 得 那 套 多 年 前 看 過 的 電 影 講 過 什 麼 , 但 還 是 記 得 了 。 這 個 死 者 , 他的 靈 魂 , 如 今 在 做 什 麼 呢 ? 他 生 前 在 騎 腳 踏 車 , 風 馳 電 掣 , 在 瞑 目 的 前 一 刻 , 依 然風 馳 電 掣 著 , 然 後 轟 然 一 響 , 靈 魂 出 輳 , 如 今 , 他 會 騎 車 到 何 處 去 ? 那 將 是 一 個 無始 無 終 的 謎 , 或 者 旅 途 ; 或 者 是 永 遠 煞 不 了 掣 的 追 求 。 雖 然 不 過 如 是 , 到 底 生 命 也不 在 了 。


晚 上 , 坐 船 時 不 寒 而 慄 , 因 為 看 見 碼 頭 工 人 的 操 作 , 就 記 得 那 個 死 去 的 人 。 他們 一 天 幾 百 次 , 把 粗 繩 索 繫 緊 放 鬆 。 船 泊 岸 了 , 吐 出 人 群 ; 船 要 開 了 , 吞 入 人 群 。他 們 伺 候 著 , 依 照 軌 跡 , 做 一 根 繩 一 個 圈 圈 範 疇 內 之 事 , 十 足 一 個 在 吊 頸 , 又 永 遠不 斷 氣 的 人 。 十 足 一 個 騎 著 腳 踏 車 , 不 知 疲 倦 永 遠 持 續 他 未 完 旅 程 的 鬼 。


此 時 此 節 , 任 何 死 亡 , 總 加 添 三 分 恐 怖 。 一 座 新 墳 , 一 隻 新 鬼 , 又 可 以 是 一 生。 每 座 新 墳 , 每 隻 新 鬼 , 是 每 個 一 生 的 終 站 。 幾 天 前 見 過 的 人 , 甚 至 發 夢 見 到 一 大班 人 中 有 他 在 的 那 個 人 , 別 人 告 訴 我 " 此 人 已 死 ” , 今 後 就 再 見 不 到 了 。 當 然 , 他從 此 不 在 , 沒 有 人 再 著 眼 於 他 生 前 的 種 種 缺 點 , 只 覺 得 他 有 好 的 地 方 , 結 論 就 是 他好 , 怎 麼 死 掉 了 ? 見 到 有 人 哭 , 但 眼 淚 也 很 快 被 抹 掉 。


我 是 很 麻 木 的 。 五 百 年 之 內 個 人 的 生 死 都 一 樣 , 長 命 五 十 年 短 命 五 十 年 , 其 差距 何 小 ! 你 感 覺 他 死 得 太 快 , " 快 ” 的 定 義 是 很 偏 見 的 , 沒 有 什 麼 " 快 慢 ” 。 時 間, 非 常 翻 雲 覆 雨 , 其 實 每 個 人 不 外 短 命 一 生 算 了 。


不 過 我 總 是 想 著 他 還 在 騎 腳 踏 車 , 車 還 在 風 馳 電 掣 。 我 在 彌 敦 道 登 上 巴 士 , 也許 俯 視 到 一 個 永 遠 的 身 影 。 到 底 , 是 一 次 命 運 的 播 弄 ! 不 然 , 碰 不 上 清 明 節 。

李碧華
繼續閱讀

爆竹煙花-目錄

<DIV class=pict><a href="http://pics1.blog.yam.com/17/legacy/l/lpw/0a665e8d.jpg" target="_blank"><img src="http://pics1.blog.yam.com/17/legacy/l/lpw/0a665e8d_s.jpg" width="160" height="155" border="0" alt="爆竹煙花封面" hspace="5" class="pict" align="left"></a></DIV>

《爆竹煙花》是李碧華的早期作品集,初版於一九八三年,由天聲出版社出版。《爆竹煙花》內分四部分,收錄了李碧華自七七年至八二年間的雜文、遊記、訪問及白開水專欄選稿。這本書現時已絕版,機緣巧合地得到一份影印本,今後會將書內文章陸續上載。

先附上目錄

《爆竹煙花》 目錄

小鞭炮 (雜文) 77年--79年

* 新鬼
* 人際
* 冰睡醒了,就是水
* 三
* 隨手翻聖經
* 食火佬
* 一小塊織錦
* 自殺丸
* 銅通
* 玉樓春
* 魷魚
* 蔗汁
* 半生熟蛋
* 豬籠
* 刨花膠
* 肉彈之言
* 兄弟
* 意外底牌
* 紫車
* 電視人
* 殮
* 四騎士
* T恤四塊錢
* 硫璃廠
* 跳拍
* 眼前
* 嬰兒
* 盲妓

龍吐珠 (訪問) 77年--79年

* 周潤發五味架
* 梁淑怡說:“沒有人來攻城!”
* 牛頭角美人陳立品
* 李翰祥談契女與初戀史
* 周啟邦夫婦珠連璧合
* 西瓜刨的黑白世界
* 陳萍在追月之夜
* 雛鳳。老倌。虎渡門

滿地錦 (遊記) 80年--81年

(一) 在絲路

* 序
* 勇士許勇
* 射箭手
* 小鄭和雪蓮
* 黯室畫工
* 東北和西北
* 姑娘追
* 火車上的 D J
* 舞男
* 跋

(二) 在歐洲

* 抵(土步)
* 早安
* 多情
* 生辰快樂
* 人與貨
* 戴安
* 野營
* 冷硬麵包
* 可恨可怕
* 勞改
* 鬼哭
* 華洋
* 日記
* 失去
* 酒意
* 人間煙火
* 兩季
* 積
* 真情
* 化粧表演
* 民風
* 催眠
* 西瓜檔
* 紅橙黑
* 國體
* 美色當前
* 海上迷路
* 女郎
* 自由日
* 一本書
* 寫
* 花
* 何方
* 去夏

滴滴金 (白開水選稿) 80年--81年

* 夜涼如水
* 羽化
* 黃泉
* 病
* 名字
* 橡皮擦
* 隔世
* 公平
* 吾母
* 編
* 一枝筆
* 吃鼠者
* 千人斬
* 兩個故事
* 蠟染花布
* 只要勇
* 一妻三妾
* 善惡
* 小小牽引
* 辨肉
* 刺耳
* 都是零
* 錯
* 問米
* 衣車小販
* 居士落注
* 兩溝
* 進退
* 惑星直列
* 工作
* 惡貓
* 賣漿糊
* 染色花
* 呻吟
繼續閱讀
《爆竹煙花》是李碧華的早期作品集,初版於一九八三年,由天聲出版社出版。《爆竹煙花》內分四部分,收錄了李碧華自七七年至八二年間的雜文、遊記、訪問及白開水專欄選稿。這本書現時已絕版,機緣巧合地得到一份影印本,今後會將書內文章陸續上載。 先附上目錄 《爆竹煙花》 目錄 小鞭炮 (雜文) 77年--79年 * 新鬼 * 人際 * 冰睡醒了,就是水 * 三 * 隨手翻聖經 * 食火佬 * 一小塊織錦 * 自殺丸 * 銅通 * 玉樓春 * 魷魚 * 蔗汁 * 半生熟蛋 * 豬籠 * 刨花膠 * 肉彈之言 * 兄弟 * 意外底牌 * 紫車 * 電視人 * 殮 * 四騎士 * T恤四塊錢 * 硫璃廠 * 跳拍 * 眼前 * 嬰兒 * 盲妓 龍吐珠 (訪問) 77年--79年 * 周潤發五味架 * 梁淑怡說:“沒有人來攻城!” * 牛頭角美人陳立品 * 李翰祥談契女與初戀史 * 周啟邦夫婦珠連璧合 * 西瓜刨的黑白世界 * 陳萍在追月之夜 * 雛鳳。老倌。虎渡門 滿地錦 (遊記) 80年--81年 (一) 在絲路 * 序 * 勇士許勇 * 射箭手 * 小鄭和雪蓮 * 黯室畫工 * 東北和西北 * 姑娘追 * 火車上的 D J * 舞男 * 跋 (二) 在歐洲 * 抵(土步) * 早安 * 多情 * 生辰快樂 * 人與貨 * 戴安 * 野營 * 冷硬麵包 * 可恨可怕 * 勞改 * 鬼哭 * 華洋 * 日記 * 失去 * 酒意 * 人間煙火 * 兩季 * 積 * 真情 * 化粧表演 * 民風 * 催眠 * 西瓜檔 * 紅橙黑 * 國體 * 美色當前 * 海上迷路 * 女郎 * 自由日 * 一本書 * 寫 * 花 * 何方 * 去夏 滴滴金 (白開水選稿) 80年--81年 * 夜涼如水 * 羽化 * 黃泉 * 病 * 名字 * 橡皮擦 * 隔世 * 公平 * 吾母 * 編 * 一枝筆 * 吃鼠者 * 千人斬 * 兩個故事 * 蠟染花布 * 只要勇 * 一妻三妾 * 善惡 * 小小牽引 * 辨肉 * 刺耳 * 都是零 * 錯 * 問米 * 衣車小販 * 居士落注 * 兩溝 * 進退 * 惑星直列 * 工作 * 惡貓 * 賣漿糊 * 染色花 * 呻吟 " meta-author="lpw"> 分享至facebook
網誌分類篩選
收起分類
分類篩選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